主页 > F生活家 >準备降落 ‧ 独家专访『颜社 国蛋 GorDon』 畅谈 >
準备降落 ‧ 独家专访『颜社 国蛋 GorDon』 畅谈

    国蛋与蛋堡、Miss KO一样来自嘻哈厂牌颜社,但与他们不同的是,他从来没有离开过Underground。四年前,他毅然选择前往纽约读书,经历不一样的人生。事隔多年后,他回来了,并带着新的 Shit 及更为坚定的决心,打算一次收复曾属于他的地盘。上月 COOL 杂誌有幸前往颜社与国蛋进行对谈,聊聊这些年的心路历程与未来计画。话不多说,国蛋 ” Back Again “!

     準备降落 ‧ 独家专访『颜社  国蛋 GorDon』 畅谈

    editor_Evan Wang / photo_Sean Li

    去了纽约两年,毕竟那边走得比较前、也为 Hip hop 的重镇,能否分享一下这段日子看到了什幺?是否就真如《Subway Series》所描写的那样?

    纽约就是形形色色的人,除了英文、西班牙文外,在外面会听到很多没听过的语言。语言太多了,会有一种「世界很大,自己很小」的感觉。《Subway Series》这首歌就像是个生活的缩影,我对那边的人而言是一个 Asian,他们对我多少会有刻板印象,认为我就是爱工作、数学好、会打乒乓球之类的;但当我穿球鞋、打扮得像他们一样的时候,我又能深刻感觉到,即使我们彼此不认识,却又似乎存在着某种熟悉的频率。就像我歌词写得那位陌生人一样,儘管我们肤色、背景不同,却能因 Hip hop 而有所连结。

    音乐上有没有新的体会?

    其实我在那边流行音乐接触比较少,我只接触自己有兴趣的有一部分。音乐上我还是听自己喜好的东西,跟在台湾没什幺差别。毕竟现在资讯很发达,即使美国走得比较前面,但对我来说,这些新的东西本来就对我没那吸引,所以顶多是开车听电台时会听,而不会刻意去搜寻它。至于我最高兴的部分,是在纽约有去参加一些表演,是很疯狂的那种。我从来没有看过保全真的打人,但在那边就是这样,观众打保全、嗑药嗑到疯掉之类的…。就是一种「这样也太扯了吧?」的感觉。

     準备降落 ‧ 独家专访『颜社  国蛋 GorDon』 畅谈

    「纽约让我感到,世界很大,自己很小。」

    除了音乐之外,这两年间,你还做了什幺事?生活、想法上是否也改变?

    我会更想做自己想要的事。不论穿衣服也好,做音乐也好,都是如此。虽然纽约是很流行的,是很多服饰品牌会想攻占的地方,但我去的那段时间,反而成了「找到我自己想要变成的样子」的转机。我会更想穿我自己想穿的衣服,是很舒适、很自然的那种,而不是因为这件是甚幺牌子或这件是甚幺来历来决定。音乐上也是如此,只要我自己觉得舒服的,我就会去听、甚至尝试去做。

    其实我以前也会想追求特别,心里总会想,「挖操,我有好多好多技巧想让你们知道。」或者是「我衣橱里有好多好货,一定要穿出来炫一下。」之类的。但现在就不同了,纯粹回到自己的喜好,自己觉得舒服即可。

    国蛋这次将带来新的 Shit,也是你首次以专辑方式发行作品。约莫準备多久,专辑走向、主题设定为何?你计划给听众带来怎样的体验?

    準备时间大概半年左右,在我确定要回来前,我就开始着手进行这件事。中间有一段时间跟着蛋堡到处表演,现在这段时间则是密集的创作期。有些作品在纽约就已经录了DEMO,然后有些是未完成,是回来之后才陆续製作完毕。目前预计会有八首歌,是个比较小的Project,与先前的《Dr.Paper》、《Dr.Paper vol.2 Blue Dream》、《GDN EXPRESS》有相当程度的连结,像是个事情的结尾、故事的结局那样。不过之前是飞到那边,现在是飞回来了,心情或多或少也有了些不一样的转换。

     準备降落 ‧ 独家专访『颜社  国蛋 GorDon』 畅谈

    《GDN EXPRESS》

    当你在美国的同时,我们也看到了台湾饶舌圈有了些许的改变,不论是新生代的崛起,或是 Trap music 的普及。我相信你多少也有听过,也曾参考国外新的音乐曲风作为灵感。只是以一位音乐工作者而论,你的底线是什幺?

    我认为「在什幺情况下,听什幺歌。」像现在流行的音乐,Trap 或比较 Turn up 的那些,都有它存在的必要性。我平常也是会需要这些歌,在我比较需要有能量的时候,这能使我感到亢奋。但我一天之中并不都是这样,往往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在 Relax 的音乐上。也因为我自己需要轻柔东西比较多,所以连带影响到我的创作方向 ── 不会去设限自己,作品风格单看创作时的感觉。我其实并不排斥Turn up 的音乐,也会去听,只是目前的生活、创作状态不是那样,所以作品也不会刻意强求要往那方向去走。当然,或许哪天灵感来了、突然很有能量,也会有很 Trap、同时让自己感到兴奋的音乐出现也不一定,主要是自己觉得 ok 就可以。

    不过先前访问迪拉时他也有说道,你是「理想中 Hip hop 的模样」,那你又是如何看待这件事情?

    说真的,这真的不敢当,我也没有甚幺资格去谈这些。但听到有人这样评论,我还是觉得很开心。不过回到重点,做出来的音乐是否是自己满意的样子,或是整个创作过程,是不是跟你这个人的人格、真实的样子相同,我觉得还是我比较看重的地方。写歌没办法演戏,像我就没办法写得很Turn up,然后很Turn up的人也没办法写出这些东西。当然有些时候天马行空的胡想也是有的,但我觉得所谓纯正的东西,就是要让你自己以及他人感动的故事。比方说西岸音乐是比较轻鬆的氛围,那是他们生活的样子;而东岸则是比较低沉,有故事性、有挫折的内容,那也是因为他们的生活使然。重点在于,我生活原本是怎样,那我应该就得向听众诚实地报告才对。以前我也很喜欢做派对歌曲,那是我以前的生活状态,只是我现在的生活不是那样罢了。

     準备降落 ‧ 独家专访『颜社  国蛋 GorDon』 畅谈

    「我生活原本是怎样,那我应该就得向听众诚实地报告才对。」

    儘管早年也有一些情歌、派对歌,但我们发现,近年来你的歌是比较 Life 的,是属于老饕才懂得菜色。然而迪拉也有说她希望你能尝试些大众化、商业的作品,关于这点你是否同意?

    看机会吧?我认为商业能不能成功,没有人说得準。有可能我不做任何改变,但很多人喜欢我,那我自己就会变成一种商业;又或者我本身不那幺商业,但做了很商业化的包装,其效果也不一定会比我做 Underground 做得好。总之,要合作的话,还是得看有没有合适的对象,然后一起去讨论出最好的方向。然后最重要的还是它听起来要是我自己的东西、是我讲故事的方式,以及我想要给听众的感觉,我认为这些是不能受商业任何影响的。

    讲点轻鬆的。过去几年下来你也推出了不少合作曲目,就你目前感觉,你自己最喜欢哪一首?

    我自己很喜欢与 Tipsy、瘦子合作的《HERO》这首歌,因为大家都把自己的 Style、实力给发挥出来。我在我那段拿出我最好的东西,Tipsy在他那段也拿出他最好的东西,瘦子更不用说了,完全没有保留实力,以至于三段都有人喜欢、都有人认为其中一段最屌,互有千秋。再加上这首歌本身是传递给听众一个很正面的能量,依我的创作角度来看,这是一首非常精采的歌。

    其实合作也是有点商业性质,不只是需要合作对象的歌词,很多时候也是需要合作对象的名字。在这文化中,合作是不可或缺的操作方式,而到目前为止,我对我每一次合作品都很满意。

    据说接下来会有前往中国巡迴的计画,到时候的会是个人还是厂牌?主题以及预计企划内容?

    时间上已经确定,到时候只会有自己前往。这对我而言算是个挑战,之前比较少有自己去面对那幺多观众的机会,加上又是以自己为主角,感觉格外不同。说实话,有种非要搞出什幺的感觉。唸书回来,然后选择了这条路,我必须把我最好的部分拿出来,也必须去突破我过去没有做过的才行。过去我没有再那幺多人面前表演十几二十首歌,但这次为了未来,我必须去作。要怎样拉近与台下观众的距离,尤其是面对中国这样的陌生环境,我自己是很期待的。

    想了解你个人对中国 HIP HOP 圈的认识。有没有欣赏的歌手/团体?

    我蛮喜欢北京的「龙胆紫 Purple Soul」,他们里面有一个叫冯笑的饶舌歌手还蛮厉害的。或许是因为口音的不同,他们的音乐,和我们台湾饶舌进去耳多的感觉会不太一样。像龙胆紫的音乐就能带我进入另一种情境,并沉浸于他们的音乐中。他们还蛮不错的,我个人很推荐。

    除了中国演唱会之外,专辑发行后,短期内还有甚幺其他计画吗?

    专辑预估是五月初左右,现在已经在收尾阶段,将以 Dr.Paper 第三辑的方式呈现。这次製作部分我也稍有参与,不像以前纯粹负责写歌、录歌,会带有更多属于我的想法在里面。而除了中国演唱会外,我们也将安排在台北及台南等地举办演唱会,然后像校园活动之类的也会陆续参与。唱校园对我而言是比较商业的,如果能因为校园活动而让平常没接触 Hip hop 的人,认为我好听,然后去搜寻我、认识我,这些都是很不错的机会。我不会去设限什幺活动或场合,现在就是敞开大门,然后尝试用不同方式去把我喜欢的东西传递出去。

     準备降落 ‧ 独家专访『颜社  国蛋 GorDon』 畅谈

    「我不会去设限什幺活动或场合,现在就是敞开大门。」

    后记

    我之所以会听国蛋,是因为蛋堡、是因为颜社。但在听过一次以后,我敢肯定的表示,他很快便成为我心目中「Taiwanese Rapper / 嘻哈梦幻队」的重要成员 ─ 其他还有顽童的瘦子、蛋堡、BCW 等人…。甚至在日前听到迪拉胖以「颜社的里」来说明国蛋的定位时,那种认同感,让我不自觉频频点头称是;心想,「这真的形容得太恰当了吧?」总之,如果有人问我对国蛋的音乐有何感想,那我得说,那确实是老饕才懂得的 Shit,但只要你喜欢 Hip hop,就不可能不爱上。

    当然,以上这些只是我的个人感受,当转换成编辑角色后,我更关心的是「国蛋的未来」。不能否认,这次归国对国蛋而言是人生重要的转折,每一步都必须走得格外小心。过去,他是台南竹帮的小老弟;后来,是颜社的重要一员;那现在,未来呢?在新生代越渐崛起的当前,有相当可观的新面孔浮上檯面,甚至抢着以不同方式发售专辑。在如此蓬勃、但竞争激烈的台湾市场,国蛋势必得拿出他的看家本领,看是要持续坚守风格,亦或是作出些微的改变。访谈过程中,我感觉到他对音乐的坚持,那是只要是饶舌歌手一定有的倔将。不过,儘管内心如此,他仍然坦然表示「未来将尝试不同方式去宣传、行销自己」 ── 其实,光这点就对埋首作音乐的人而言是一大突破。无关音乐的好与坏,而是事关能否持续以音乐为生的重要课题。

    很开心国蛋真的回来了,那是种等待多时,嗷嗷待哺的饥饿感。在听了这幺多中文饶舌后,期待从纽约回来的国蛋能用他一贯的风格,带来让人眼睛为之一亮的作品。过去他是这样,这回,相信他同样不会让大家失望。专辑将于五月初上架,届时还请诸位乐迷以行动支持他吧!

    颜社 KAO!INC.
    国蛋 GorDoN



    上一篇: 下一篇: